木彡

某条咸鱼自娱自乐的小号。
如果你愿意看我画自设和摸鱼的话。
大号以前萌的cp差不多都出坑了。

大理1

从苍山那边飘来的黑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翻滚涌动着前进。

天空很蓝,从白色大块的碎云间露出来的蓝天,阳光在边缘上闪光,透过树荫,温暖甚至有些热得发烫。

红门。在
红色的走廊里
寂静的回声,一扇白色的门
没有上锁。它纱窗栅格上
一面不真切的蓝天悬挂
我推开门走进冬日
喧嚣炫目的阳光里
头顶是低垂的山脉
云层。几近天空

我的绝望是麻木,我的幸福是泪水涌流

这是无法改变的印记
自那感情诞生伊始
结局注定,铭刻于心
从祝福成为咒诅

我想,关于蝴蝶,关于幸运草
大概是你,阴差阳错地
给了我去爱的能力

尽管,尽管。

我不应把你的影子烙在视野里一生
毕竟所有我遇到的人
涌动的鲜活的生命
提醒着我该出发了该向前走了

但你无心的赠予,抑或留痕
无法愈合地留在这里
有花朵从中生长开出
挣破血肉

我无法说出
花,或者情感
为何名,为何物
无法理解,逃避
今后也是
对于所有名为「爱」之物
从一开始就是一厢情愿
从一开始就是自甘堕入深渊

我在绿皮火车上,现在是夜里11点13分

无法传达的电子屏的光线
和数周的时差
我们在各自的世界里彼此想念
渐渐的看不见了
心中维系的记忆模糊了模糊了
你的样子也不再记得

「有缘再会」
在哪一天能找到那个真实的「你」呢
循着记忆的痕迹
和微弱的些许感情
我走着走着
最后会去到哪里呢

深夜摸鱼。
因为桦桦是天使,所以画了
(溜了溜了睡觉了

瞎画,大概是个新的自设亚种/世界观/手书架空

对应人物Eris,堕天使设定
「嫉妒」:作为人类,爱与被爱的权利
既然那样,无法结束这永远的恩赐的生命
不如迎接永远的罪孽和痛苦
“你的罪名?”不过是毅然去尝名为「情爱」的恶果。
将完美无暇的、人偶般的、无意志的躯体
献与同样永恒的欲望的恶魔。

月面轻轨 1

踏上列车的那一瞬间,艾利克满足地长叹了一口气。

终于要回家了。

很难相信数小时前他还穿着白色的防护服,厚实的工作靴陷在齐脚背深的、柔软的月球沙里。经过人类数百年的殖民,搭上顺风车的低等植物们将殖民地原先粗糙未经风化的砂砾改造成了沙质土壤,这使艾利克这样天天在荒芜的基地边缘工作的生态工作者也为之惊叹、感动不已。

说是搞生态的,不过是个懂一点点27世纪现代科技的垦荒农民,艾利克想。不过他爱着这片土地,这片据说从人类伊始起就只存在于幻想中、而如今却坚实可靠地支撑着他双脚的土地。想到这里他自顾自地笑了。列车驶离了站台,阿尔芬萨斯的穹顶缓缓地向身后退去了,好像那场纪元前的大洪水般地退去了,露出广阔的、向人类伸出了橄榄枝的平原。

这片平原被称为云海。然而这“海”里并没有水,或者确切地说,并没有充满水。在更深入腹地的地方据说有方圆数万平方公里宽阔的水面,但这还不足以被称作“海”。月球的海是南极冰盖被核能融化后产生的水,它们和穹顶计划相得益彰,形成了月球居民赖以生存的保护罩:人造大气层。艾利克望了望车窗外——没有云。有机高分子材料的人造膜均匀地衍射出某种迷幻的光泽,而在这之外,那颗蓝色星球显得格外的近,艾利克甚至能看见太平洋上正逐渐形成的飓风群。毕竟,这是夜半球;28地球日的昼夜轮回,使人造大气层的水蒸发量和降雨量必须由电子信息系统精确调控,冷凝器回收的水分则会以智能降雨的方式补偿干燥的地区。他望着地球反射的蔚蓝光线下云海平原上斑驳的沼泽和被割裂的倒影陷入沉思:从数百年前人类踏上太空起,他们建起的家园不过是些脆弱的肥皂泡罢了。然而回望地球,其实也不比肥皂泡结实多少;人类是否只是因为运气而诞生在那里,并且还在漫长的年月里活了下来,直到再次置身于浩瀚星空?一圈微弱的光晕从地平线那边显现出来,与黑色的天幕和群星相映,那是日出的预兆。接下来这里将迎来持续14地球日之久的白昼,届时“穹顶”将更改其反射率和折射率,防止月面温度过高;同时挡光板将按24小时的周期轮流放下,以便人们按照地球日的计时规律作息,而其中嵌入的光敏材料则会收集能源,以供给接下来14地球日的月面长夜。

待艾利克醒来的时候列车正在云海平原边缘的某处小站停靠补充能源,他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他轻摁了一下右手手背上一片植入的金属薄膜,面前就出现了一方宽约30厘米的全息投影屏幕。便捷实时地图上显示着一串英文字符:Wurzelbauer,87km.快到了。艾利克小幅度地伸了个懒腰,环视了一下四周:邻座的中年女士抱着手提包看报纸,前一排的两位似乎在激烈地小声争论着什么,拐角里的乘务员正靠在食品小推车上打瞌睡。车窗外补给站狭窄的站台上只有一个值班的技术员,墙上挂钟显示此地对应的地球标准时间是5日凌晨4时差2分。在太阳升起前也许就会到了?他轻敲了几下面前的投影,投影便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便携式微型耳麦中传来的几声提示音。

“你快到了?时刻表上写的是4点35分。需要我去接你吗?”电话一接通,一个柔和的男声就响了起来。“嗯,下一站就到Wurz了,比预想的要快。我想我可以自己回来,不用麻烦你跑一趟了。”艾利克眨了眨眼,目不转睛地看着天边的光晕,它现在已经将人造大气层的外壳镀上了水波般的金边。电话那边的人笑了。“艾利娅和赫尔卡希也在,我们等你。妈妈又寄了点东西来,我打算做个土豆炖肉,还有西红柿浓汤。洛卡教会了我怎么做西红柿浓汤,她说你从小就爱喝这个。”艾利克翻了个白眼,嘴角却无法抑制地扬起一个弧度:“我妹就是喜欢翻我的黑历史啊……不过的确,妈妈烧的西红柿浓汤是真的好喝。车要开了,我就不说啦?运气好的话,我还能赶回来看日出。”


TBC.

------------------------------------------------------------------------

我终于开始写oc啦可喜可贺!

其实这个是借着地理寻路作业的便利写的,老师的要求不限文体,但要出现一定比例的寻路内容,地点不能虚构,我就写了这个(被打死)

另外,查月球环形山名字和月面地图查到怀疑人生orz

这个算是主线故事?时间线是架空世界27xx年的日常(并不),对应现实世界2017年秋天的某次高铁夜车旅行。

人物设定及关系:艾利克,男主(x),和艾利娅是双胞胎姐弟,23岁,月球殖民地居民,是个学生物的,大学毕业后接受了政府津贴前往月球垦荒前线。姐姐艾利娅是个家里蹲的中二老姐,比弟弟大五分钟硬是要以大姐姐自居,但生活中更像是弟弟的拖油瓶(大误);真实身份是人气网络漫画作者,业余心灵手巧。洛卡是他俩的小妹,21岁,古灵精怪,仍在上学。另有一个小弟弟(暂未出场),弟弟妹妹和爸妈一起住在地球。

另外,猜一下柔和男声以及赫尔卡希是谁(诶嘿嘿嘿)

人物设定和关系持续更新,世界观会迟些放出(其实是因为我还没想好x)

溜了溜了

用splatoon的风格画了自己人设和脑内小伙伴。
水彩笔涂色,越画越丑orz
(好想玩splatoon啊x

我的心脏 因你跳动
它是爱的帮凶

-----------------------------

存娘也太棒了吧!!!

以及,“爱”这个字
无法理解啊。
也无法传达
就这样
如此如此
这般这般
不知道期待着的明天为何物

猜忌、忧虑、折磨自己。
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事情变成了这个样子,
「他们」
「你们」
「关于我。」
被无名业火,千夫所指。